电竞

转让金额达5.6亿 渤海银行124信托股东同意“出局”

2019-10-09 13:50: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每经记者 李静瑕 发自北京

“卖与不卖,我考量了很久。就是在上交表决书的倒数第二天,我还是签下了同意。”作为之前被挡在渤海银行二次增资扩股门外的股东之一,吴东(化名)对记者作出上述表述时显得有些无奈。

吴东提到的“卖与不卖”的标的,就是其通过天津信托一份股权信托计划而持有的渤海银行股权。根据相关信托股东提供的信息显示,已经有超过半数达124位信托股东同意转让渤海银行股权,而剩下的不同意转让股份的信托股东,则希望联合成为利益共同体,继续维权。

渤海银行第二次增资扩股,却将近200名信托股东挡在了门外。就在今年3月11日,天津信托向渤海银行近200名信托股东发出了《渤海银行股权转让规则及程序》(以下简称《规则》),并要求委托人在4月28日下午17点之前,回复是否同意渤海银行股权转让。

124信托股东选择转让股权

5月4日,天津信托一份“《渤海银行股权转让规则及程序》表决意见情况通报”(以下简称通报)发到了渤海银行信托股东手中。

通报显示,截至4月28日下午17点,天津信托共收到186份信托委托人表决意见,其中124份信托合同的委托人/受益人同意天津信托执行《规则》,转让其持有的渤海银行股权,信托资金合计金额约5.64亿元;共收回不同意表决票62份,信托资金共计约2.46亿元;另有14份信托合同的委托人/受益人未提交表决意见,信托资金合计4028万元。

对同意《规则》的委托人,天津信托称,将继续依照信托合同的约定,对其信托财产进行管理和运用。

“对于没有提交表决书的信托股东,在我们看来应该是不同意转让渤海银行股份的。”一位信托股东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吴东告诉记者,在持有渤海银行股权这5、6年间,对渤海银行有了一定的感情,并且当初决定出资百万购买该信托计划的时候,也是希望通过长期投资有个较好的收益。“一听到不能够参与此次增资扩股,我的心里就凉了一大截。无论是谁的决定,这都是难以在法理上说过去的。”

而如今吴东决定卖出其持有的部分股权,主要是因为 “耗不起”。“我们是小股东,如果因为这件事情打官司,我们可能会赢,不过就我自己而言,耗不起。如果不能够参与配股,我们的钱套在里面,股权还被稀释。并且也损失了很多机会成本。我想大多数同意转让的人,和我想的应该差不多。”

在3月11日天津信托发出的通告当中,某企业愿意以5元/股的价格收购信托股东手上的股权,并愿意以公开竞标价格方式取得上述股份。在这份通告中,天津信托还列出了(,)对信托代持渤海银行股权价值的估值,2.14~2.41元/股,价值中枢为2.26元/股。而配股之后,该部分股权价值估值区间为2.93~3.39元/股,价值中枢为3.15元/股。

渤海银行董秘孙利国在之前与信托股东的一次见面会上表示,渤海银行已经接待了5、6家对这部分信托股权感兴趣的企业。

股权转让费用未明确

尽管签下了同意转让渤海银行股权的表决书,不过吴东的内心依旧不能够平静下来。

“《规则》里面有几点未明确的地方,还是有点吓人。”吴东表示,第一个就是此次转让股权,其费用要自己承担。“我问过天津信托的工作人员,他们有的说最终的费用可能会达到10%。这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根据目前约5.64亿元同意转让的股权规模,以每股5元价格卖出,其总额为28.18亿元(当时信托计划以每股1元的价格买入)。如果按照10%的费用计算,这124名信托股东总共要花去2.82亿元。再加上天津信托还要收取1%的管理费,其股东需要付出的费用还要再增加一笔。

“将近3亿元的费用,这个还真是少见。不过费用方面,包括挂牌以及律师、会计、评估等费用都可以协商。工作人员对于费用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这种费用也不一定。”吴东称。

《规则》中提及股权转让方式时表示,将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北京产权交易所和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中择优选定一家作为股权转让的机构,并依据该机构的交易规则转让渤海银行的股权。而在挂牌交易期间,产生的各种费用将由天津信托来承担。

对于渤海银行此次信托股东持有股权转让事宜,记者电话咨询天津信托,并未得到其在费用、何家企业有意向等的回复。“我们有新的进展,会进一步向委托人透露。”一位天津信托人士表示。

“我很难判断天津信托在增资配股中是否有做到尽职的责任,这个我保留怀疑态度。对于股权转让价格,低于5元/股,我就不想卖了。这样拿不回应得的利益,还要支付费用,并且这些年作为渤海银行的信托股东,我一分钱都没有收到过分红。”吴东表示,如果股权在年底顺利转让,将会把资金投入证券市场,一搏明年的行情。

60多信托股东继续抱团维权

“这是一个用难以解释的简单而粗暴的行为,我们小股东也需要有同等的权利。”说起不同意转让渤海银行股权的原因,梁闻 (化名)在气愤中显得无奈。

据了解,到目前为止,对于要求同股同权的信托股东的要求,渤海银行并未给出一个让这部分股东满意的解决方案。梁闻称,“现在100多位股东同意转让了,剩下的应该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维权。”

记者通过正常渠道发采访提纲至渤海银行,已经过去1个多月,该行新闻渠道人士称,上面领导没有对此事回复。记者联系渤海银行相关人士,该人士称不对媒体,不作出任何回复。“目前我还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只能够说这个事情还在处理中。”该行一位曾与信托股东接触过的人士告诉记者。

更加令梁闻难以理解的是,这种明显有违《公司法》的行为,尽管部分信托股东不断与天津银监局以及中国银监会沟通,但是到目前为止,相关部门并未给出要调查处理这件事情的态度,甚至连回应都没有。

之前有分析人士认为,渤海银行将信托股东挡在二次增资扩股门外,主要是为其上市扫清障碍。不过之前孙利国在会议上称,渤海银行未来5年内无把握上市。不过一位信托股东表示,渤海银行有外资背景,如果要上市也会很快。

“我们就是要坚持维权,如果不得到维权,将是中国法律上一个大笑话。我们就持股到底,它要上市始终还是要找我们的。”对于下一步的计划,梁闻表示还要与其他不同意转让股权的信托股东商量之后再决定,维权步伐将会加快。

【稿件声明】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如需转载或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官网:

莆田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榆林治疗性病方法
河池治疗男科费用
莆田治疗妇科方法
榆林治疗性病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