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张维迎天下没有免费的医疗

2019-11-09 19:59: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张维迎:天下没有免费的医疗

所谓免费医疗,本质上是一个伪命题。那就是说最后是怎么付这个钱的问题。没有真正所谓免费医疗。实际上你的那些钱通过另一种渠道去花了。

本文节选自人文经济学会《人文会客厅》视频节目现场文字稿。500)dth=500' vspace=10 /张维迎 人文会客厅

嘉宾:

张维迎人文经济学会理事

邓新华经济学爱好者

邓新华:张老师,前不久大家都在讨论俄罗斯免费医疗的事情,先不说俄罗斯免费医疗这个真实程度怎么样,但是确实是体现了很多人对免费医疗的一种乐化。您觉得免费医疗对穷人有好处吗?

张维迎:我这么讲,我们人心有一种占便宜的倾向。我们希望什么都能免费的。但是我们经济学最基本的原理,就是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所谓免费医疗,本质上是一个伪命题。那就是说最后是怎么付这个钱的问题。没有真正所谓免费医疗。实际上你的那些钱通过另一种渠道去花了。

我们想一下,20年前中国在讨论什么问题?20年前翻开当时的报纸看,医疗的浪费。就是由免费医疗带来的一些浪费。好比如有人就只为了买一些装药的盒子,他就买一盒药,他就把药倒掉,盒子留下来.;医疗的问题最好是由政府可能要对一些特别没有生存能力的人、没有支付能力的人提供一些最低的保障,然后大力去发展自由市场的一种商业保险。

完全靠政府这种把医疗包下来的话,我觉得最后可能成本是非常巨大的。听起来好听,我们现在中国的事情就是没到那个阶段,如果真的到了那个阶段好比说英国当年它为什么又改了这个东西,它承受不起了。它的医疗的成本太高。美国为什么争论这么大,也是因为这个医疗成本太高。

邓新华:但是人家也说了,我知道这是免费医疗是用纳税人的钱支付的,问题是政府已经收了我们这么多的税,给我们提供免费医疗难道不对吗?

张维迎:那这就是考虑另外一个问题了。政府为什么征你税?政府的税一定要保持在它最必要的服务范围之内。你不能说我先拿走你的钱,然后你再要我提供什么服务,而是拿钱的时候你就要清楚,那些钱是要干什么。我们这个国家呢就是计划机制体,计划机制是什么,就是所有的东西都是国家的、都是政府的。然后所有的人都去那儿报销。

邓新华:对,但是他们说的是这个现状,目前政府收这么高税的现状,我们一时改变不了啊,那我们干脆要点福利吧!

张维迎:真的要福利,我们要讲清你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好多这种社会福利,一旦上去之后,它是很难下来的。但是始终别忘了,羊毛出在羊身上。

邓新华:他们说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不用担心福利太多,你先搞起来再说。

张维迎:那这个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有理念,要有思想埃如果我们现在这个社会都陷入一个囚徒困境,每个人从微观上来讲都认为这是对我好,结果是对所有人都不好了。我们要建立一个体制让我们人类摆脱这样一个囚徒困境。而不是借用一个体制把所有人都陷入这个囚徒困境里边。

邓新华:还有一个就是公平感的问题。很多人说,现在那么多官员享受免费医疗,为什么就不能让我们享受?

张维迎:这就是一个问题了。首先是一个制度的遗留下来的东西,我想这个公平是非常重要的。每个人都应该得到平等待遇,不光是医疗问题,还有包括养老金问题。那么现在的人都已经转向退休金社会化。但是我们政府还是那样。但是我希望就是说你尽快改变这样一种制度。我们也必须意识到,不可能每一个职业所有人的待遇都一样,但是这个前提就是说这个职业本身有一定的自由选择性。这个批评其实我是同情的。

邓新华:假如说一个方面是有个独裁者,他很坚定的说我要搞市朝,就是类似于皮诺切特那样的,说我就是不搞免费医疗;另外一方面呢,类似于奥巴马这样的人,民众要求什么,我就赶紧给他们什么。那您觉得你会对那一个领导人评价会高一些?

张维迎:我当然觉得对整个来讲,还是应该以民主的政府作为一个大的背景。我敬佩的是里根、撒切尔邓小平这样一些人。里根、撒切尔他们仍然是民主制国家的政治家,但是他们有很强的理念。

所以我们不要以为表现出来的那个声音就是多数老百姓的声音,这个也是不对的。所以一个政治家得有理性的判断,表现出来的声音它多大程度上代表普遍的意义,多大情况下只是一小部分人的意见。

邓新华:那张老师,比如说民意是这样,他们说要免费医疗,然后政府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领导人来问您的意见,您会违背民意来提出建议吗?

张维迎:那我这样讲两个问题啊,一个是说我仍然会谈论我的意见,但是呢政治家怎么去说那是他自己的事。一定要把学者的意见和政治家的区分开来。我们需要好多的启蒙工作,因为人们的意见好多是建立在他的知识的基础上。你一定要想想,知识是一种力量,他改变人的看法。所以这个社会怎么能够普及正确的知识,对社会上的进步非常重要。

邓新华:那就是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我们还可以追求另外一种体制,就是说你有错误,但是你的错误的后果不会强加到别人的头上。比如说免费医疗这件事情,能不能让每个地区自己去决定搞不搞?

张维迎:这个其实就是一个政治体制改革的地方分权自治的问题。就是说你这个地方,你的财政独立到什么程度。如果大家都吃大锅饭的话,那每个地方都竞相会借着花钱的体制,就像现在一样。好比说美国他的金融危机的加州政府破产了,那就破产,不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事。那就是有约束才行,有了这个约束,地方政府那么它们去讨论。我还是那句话,我们没有办法避免人类要犯错误,我们只能说我们怎么犯得少一点。邓:或者把错误分散化。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那没有办法的事,他一定要往死里整自己,那就整吧,对不对?这一点办法都没有,人类历史从来都是这样的。

邓新华:您多年来也是一直呼吁医疗的市朝。但是很多人,他们不去骂政府而是骂您,说您没有良心,跟老百姓对着干,给政府提这种建议。那这个时候呢,有一些人会说您为什么不退一步呢,退一步的话,你不是更容易跟老百姓沟通吗?

张维迎:我认为坦诚、真诚是人类沟通的最好方式。但是有的人可能语言上会更巧妙一点,但是我个人认为呢,我们中国现在好多的问题,就是在于我们太油腔滑舌。我们在说每句话的时候,都在想着别人喜欢怎么听,每一个人都喜欢领导怎么听,我就这么说,结果中国就谎话连篇。谎话连篇以后,我们这个社会一点真诚都没有,一点真诚都没有,然后大家就没有信任,然后就腐败,然后就道德堕落。我们应该反思这些问题埃

医疗市场一定要放开,放开的话,我相信无论是盈利的医院还是非盈利的的医院,都会出来。我们不要以为好像只要盈利的东西好像就是不道德的。我们现在市场之所以发展就是好多东西靠盈利做起来的。

邓新华:对,这个问题就是在这,好多人说,你其他东西你可以盈利,但是治病你也盈利,那我们怎么能放心啊?

张维迎:你吃饭都是要盈利的,为什么治病就不能盈利啊?对不对?

邓新华:他说那我是穷人,那别人更有钱,你就治别人去了。

张维迎:那吃饭你也是要这样埃其实吃饭你以为没穷人啊?我一个穷人,我今天要到5星级饭店说我今天要吃饭免费,这能行吗?

邓新华:可是普通的吃饭没有治病那么贵埃有时候一个病要好几万、几十万。

张维迎:为什么这么贵啊?好多的这种贵他就是因为你现在管制的竞争不够,它导致的。你看大家说都是我们病人花了那么多的钱,医院又穷,我们真不知道钱到那去了,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对吧?就是你的体制有问题埃

历史
太原汽车资讯网
房产滚动
分享到: